柘圳

二次大号( •̀∀•́ )
专注楼诚一百年( •̀∀•́ )

『叶蓝』完结文推荐

玖十玖君:

印象里接触《全职高手》是在13年,第一次看那么那么长的小说花了很一段时间,结果看完哪路大神都没爱上,反而粉了小保姆蓝河,特别是被叶蓝之间的互动戳中,从此走上不归路(误!)。


话说回来,动画版里蓝河的杀马特发型真是一言难尽啊......我脑海里的小保姆是个干净利落高马尾的小剑客,好在看着看着也习惯了,至少没有被作路人处理,辨识度还是很高的╮(╯_╰)╭




1、太太:色情男主播叶修


短篇:《两杆老烟枪》


          《狼与少年》


          《程序终止》


这位太太笔下的蓝河是比较man的,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百转千回,却又不失温柔体贴。都是短篇就不一一贴出来了,请自行移步。




2、太太:许里


短篇:《游戏玩的好的人搞基都这么厉害》


          《古有孙大圣三打白骨精,今有荣耀剑客二抓职业大神》


中篇:《春风十里》哨向paro。


          《易燃易爆炸》


          《俗不可耐》断了所有后路千里追夫的故事。




3、太太:AsakiMio


短篇:《破军》


          《天相》


          《你的眼中》双向暗恋,阴差阳错误了那么多年,还好没有错过未来。


          《满百包邮确认好评!》红领巾二笔的日常助攻!


          《与狐成说》


          《一别如故》有约P情节雷者慎入。


长篇:《拥抱繁星》ABO,叶修这个大心脏从蓝河小时候就蒙他,长大了还蒙,心疼我蓝这个间谍做的那叫一个正大光明( _ _)ノ|


太太大概是水獭窗团里所剩不多的良知了,坑品有保障!




4、太太:秋秋


短篇:《分手日记》强推!


          《千里送》




5、太太:远暮重山


短篇:《跨越千山万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忘记也没关系,反正还是叶修的~强推!


系列短篇:《ASK点梗系列》


中篇:《圆舞曲》


          《谐谑曲》圆舞曲番外。


          《宇宙星光》叶修拯救全人类,顺拐媳妇儿的故事。


          《恋爱培训》宇宙星光番外。


          《观星人》


长篇:《取代反应》




6、太太:倾斜角


短篇:《风险》


          《一顿无疾而终的午餐》


          《叶修的礼物》


          《异重力场下行为观测实验报告》塑料袋飞了,盘子飞了,桌子飞了,狗飞了......哇呀,蓝河也飞了~


中篇:《食色》




7、太太:清新可爱食尸鬼


短篇:《你好大魔王》大魔王叶修带小队长蓝河打怪兽。


          《Pink!被鸽の银河歌姬☆惊!》


          《王子和小美人鱼》


          《书生和狐仙》


          《灰姑娘》


          《欢迎来到长颈鹿编辑部》


中篇:《费列罗》染了一头七彩玛丽苏的蓝河翘班给叶修千里送,最后......马甲掉了。强推!


太太脑洞清奇,不走寻常路,请继续挖坑不要停!!!




8、太太:冻秋梨子


短篇:《装A不可取,装O也不对》




9、太太:漆花


短篇:《日子长着呢!》来跟我对下暗号:“蓝桥春雪”“真绝色!”


          《技能试验》


          《相亲》结局神转折!


太太主页上还有其他短篇请自行移步。




10、太太:纯情黄暴


短篇:《N/A》账号卡的故事,算不上叶蓝,如介意请勿点击。


          《粥粉面饭》要勾搭叶神,首先,你得抽中一台电视机!强推!


          《春生》人生不如意的时候怎么办?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强推!!




11、太太:穆寒


短篇:《君既不归》自己也玩过些游戏,看到太太这篇很是感慨。


          《花吐症》想看BE的看到第一个fin就可以打住了。


          《流年暗换》


          《跟对面公会杠了三天,发现他们会长是我仰慕了多年的大大》论坛体


          《命中注定是种怎样的体验?》知乎体


长篇:《春风荡尽》古风,另有韩张注意避雷。强推!




12、太太:Asa岚


短篇:《叶老师和蓝老师的两三事》


          《日子还长》


          《那年暖冬》


          《塔》


          《第二十五年生日快乐》


          《Zurich 》


          《理想时代》


          《半斤八两》


          《八强与No.1》


中篇:《荣耀 · 十三区 》


这位太太的每一篇我都很爱,不管是甜是虐,或失意或得志,都能触动到最柔软的地方。强推!




13、太太:往生焰


短篇:《迟钝的我和迟钝的你》全世界都知道了结果它俩还没在一起。


          《运气王》


          《媳妇的手艺当然是最好的》


          《欧皇蓝河》好想摸摸蓝河蹭蹭手气QAQ


          《铲屎官们的罗曼史》


          《牛奶》


          《奶爸难当》


          《声》


          《百口莫辩》


          《咬板栗小人和板栗精》这是一个爱吃板栗的板栗精蓝河。




14、太太:可敢向天借命


长篇:《溅射反应》灵感来源于太太的一个梦境,挺有意思的。


          《江湖你好》




15、太太:江月何曾皱眉


短篇:《人间何事缁尘老》一口玻璃渣,如果当两个人都更勇敢一点,结局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精神污染三十题》小段子,甜虐搭配。


          《阴阳相隔十题》小段子,论如何把虐掰甜。


          《够不到》两条线的短暂交汇,终究没能变成永恒。BE预警,强推!


          《送别》第三人视角,《够不到》续篇。强推!


          《同居三十题》


          《尽余欢》民国paro,相互博弈的两个人,最后谁也没赢过谁。有韩张出没,注意避雷。强推!


          《绝响》BE预警,这位太太真的很喜欢在特别的日子里发贺(bao)文(fu)。


系列短篇:《温暖三十题》


中篇:《昨夜微霜初渡河》叶蓝贯穿全篇,多CP出入,注意避雷。


长篇:《春深似海》民国paro,强推!


          《怀璧其罪》上篇,ABO,先婚后爱,强推!


          《秀出班行》下篇,ABO,先婚后爱,强推!


特别喜欢的太太之一,粮太多就不一一贴上来了,请大家自行移步太太主页。

古早原作向叶蓝入坑指南

叶蓝安利机-w-:

自从动画开播之后感觉新粉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咸鱼如安利机也蹭蹭涨了不少粉。虽然之前也问了大家想看啥,但是还是打算按自己的想法写写(揍)。


我一直觉得Lofter的机制比较反人类,如果想翻到古早的文可能要被累死。我比较有印象的文基本集中在2013-2014年,那时候官方还没有统一的人设,老叶没有M字刘海和下垂眼,蓝河也不叫许博远,甚至G市是不是广州还亦未可知。写文的太太们都是看完了原作认真写出自己心里的叶蓝,虽然现在看来可能有一些和设定不符的bug,但是依然还是我心里的白月光(笑)。


安利之前先扯两句,估计不少gn是动画入坑,如果没有完整的看过原作建议一定要看,虫爹才是真大手!顺手抄送沈辞姑娘的叶蓝恋爱实录(误),《我觉得这就是谈恋爱的节奏啊 》(1)(2)(3)(4)(5),特别甜,特别好,但是沈辞姑娘也好久没出现了呜呜呜。


Paro很好,让他们在万千世界里有无限相遇的可能,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原著向。今天也打算写一哈古早的原著向叶蓝长篇推荐,造福新入坑的姑娘~排名不分先后哈。



  • 特意掏出了一个之前感觉没推过的陈年旧文,这是我才入坑的时候在36摸索粮食的时候发现的一篇文,36大院清洗之后很久没有找到,后来意外失而复得(?)。《夜之澜》,现在看来这篇真的很狗血……不过我觉得还是很好看的><。给完全洁癖的姑娘排个雷,番外一有一点点点点伞修,虽然只是很青涩的情愫,没什么实质性描述,但还是注意避让。


  • 接下来介绍一个因为不发广告被暴打的作者,不仅不打广告,还把自己的LOFTER整个删掉,卖个安利都九曲十八弯,暴打。《不疚》特别好看,不看后悔!第一次看可能时间轴有点混乱,理清时间就可以愉快的吃起来惹。这个叶真的特别特别萌(???)。顺便给她的余本打个广告,有多少gn以为都以为完售了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 默契太太是个专注原著向不动摇的太太~《逆流而上》是我跟上原作进度摸到LOFTER的时候连载中的作品,被虐的死去活来,好在后来守得云开见月明。《水火相容》、《失而复得》、《当局者清》都是原作向的长篇,但是视角都很不同,都喜欢XD。


  • 贼惦记》和 《偷风月》,两年前我就想咆哮,这个文为什么这么少人知道,现在我的心情还是一样!当年在展会无意买到吃完就感觉真的好可爱的啊!!!很有原作的叶蓝氛围。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朋友们……虽然后续已经坑了很久了,但是我们要怀有梦想,相信总会填坑……


  • 跟着节奏一二三》,也是个古早原作向,特别喜欢,喜欢到什么程度呢,之前有个妹拿着这篇文里的一段话来私信问安利机知不知道出处,十分快速的秒答了。 

    顺手贴上那段妹子问到的段落,现在看来也觉得太好看了。“你何时何地都气势如虹,身处逆境却披荆斩棘,相较于我,简直是千百倍的强大。但即便是不自量力,我还是想为你抬剑劈开风浪,为你举盾守卫尊严。无关你需不需要,而是对于我,你值得。” 


  • 《此间与彼方》对于很多喜欢叶蓝的妹子来说,应该都是入坑作品,所以含义比较特别。因为写的比较早,所以很多设定现在看来都有点被打脸。比如蓝雨设定在C市而不是G市这种……但是写的萌,所以一切都不是问题!这个文作者微博好像才放了txt,可以自取。以及十三老师也是成长型选手,《秉烛游》也是一路狂奔的进步着,大家快去吃我安利~


  • 我回来了》,背景是十赛季之后老叶退役杀回网游,搞了个秦岭秋风的马甲来秀恩爱(不。老叶的马甲真的非常容易在这两句诗中间随机生成呢(什么)。可能是因为我喜欢叶蓝,所以对于全职前半网游比后半比赛的热情要高一些,也更喜欢看网游里的文……整体来说,还是很饱满很好看的一篇文,一定要说有什么问题,就是老叶的告白方式比较……出戏……相信大家看的时候就会理解我的心情了,不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啦~以及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四真的还蛮容易排列组合搞到一起的(笑。


  • 在人间》,番外在这里。大概也算是大家入坑三部曲中的一个(什么)。这篇是真的很早很早了,也不算特别长,虽然蓝河有点少女心,不过塑造了一个不一样的蓝河还挺有趣的。另一方面我也特别喜欢这个标题,哪怕是大神,依然在人间。多说两句,我从来不觉得叶蓝有任何地位上的不同,两个人都怀抱着一颗对荣耀的赤子之心,在冥冥之中互相吸引。绝对不是那种大神小透明好喜欢你却够不到的悲戚气氛。


  • 投之以桃》和上面的比起来好像稍微晚一点,但也是14年的文了。蓝河戴眼镜这个设定还是蛮少见的(笑)。其实比起套路的攻追受,我好像暗搓搓的喜欢受追攻更多。这篇就是这样一个故事辣。这个作者比较低调,感觉可能知道的姑娘少一点,但是真的很好吃哦~


  • 朱楼》。其实很温吞,感情进展也不是很快,但是我意外的很喜欢……双向暗恋这个题材真是怎么都看不腻呀。两个人各自怀着自己的忐忑小心翼翼的试探什么的。印象最深的是小蓝在老叶床上滚来滚去23333,大春全程见证这俩人应该心也是很累……



总感觉漏掉了不少,但是就先这样吧!我也算垂死挣扎成功了!诈尸了!耶!

【叶蓝】看文记录

不溯流光:

分享一下特别喜欢的叶蓝文:-P


弄个记录方便N刷……x


(慢速更新………………




倾斜角


不触即发


一顿无疾而终的午餐


异重力场下行为观测实验报告




路先森


待君归




Liquor蓝.


一次失败的离家出走


Merry Christmas .


 我家的日常也是别人家的日常


相亲


邻居




某wing


贼惦记


偷风月


请神容易送神难




萧昱然


他在等你聊聊天




Parthenon Temple


我回来了




唐十三  【太太我宣你啊啊啊啊!!!\(^o^)/                         


此间与彼方


无尽黎明PARTB


猫大爷的日常


日常一则


叶蓝架空丨秉烛游 一、钢琴01-02






跟着节奏一二三




南海路137号


广岛之恋


偷晴


许里(太太小号)(/≧▽≦)/


春风十里


俗不可耐




刘季抛


who says


大过节的不想值班




荷举同学。


道高一尺。


老马识途。


恰如其分。




皇飞雪+飞雪连天。


爱斛 


凡人侦探


死如生之地狱




远暮重山


取代反应


天哪,哪个小天使带走了ASK首杀,稀罕你?!系列




明烛


将进酒


景南


喜欢的人喜欢的人跟我本人好像不是一个人怎么办在线等 


和退役职业电竞选手谈恋爱是怎样一种体验 




沈辞


多言无益


不速之客




悠然酱


师出必胜




Aria


你欠我的情人节什么时候还


如何正确获得永久居住权


假如我与心中的偶像(划掉)生活一天


你倒是给我戒烟啊




一颗花生


叶导演也想谈恋爱 


无言爱情故事 


见光活


一场风花雪月的代练


[国际赛妄想]当我们谈论夏天的时候




铃铛铛铛铛


关底boss


暗号


糖(上)


打boss时引到仇恨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上)


一个中草堂高层的自我修养


恋爱副本




赤野千里


失眠


男朋友生我气,怎么道歉也不理我,我连续抢了他们公会9天Boss(上)


百分百命中


暗恋这件妙事




对酒忽暝


请飞机配合一下晚个点


随传随到


【叶蓝】非正面交锋①系列 


【叶蓝】对我好点




漆花


【叶蓝】当面交货


【叶蓝】作文教室


蓝河:妈的智障


【叶蓝】失联




圆软萎靡


没有名字




_千旅


斜晖脉脉水悠悠




末自


擦肩


小事


夏天的故事与他(上)




_千袖逆风兮


全荣耀最大的秘密(上)




云子卿


比武招亲




色情男主播叶修


单方面

淳熙八年(◍•̅ ȷ̫ •̅◍):

在原来的坑里,简直一样的事儿:
写了很久甜饼,发糖起家,有一次发了篇刀
取关嗖嗖,热度暴跌
只有一条评论:什么时候发糖

我的心里是很卧槽的

那篇刀我是哭着写完的,写到两点多,哭着哭着睡着了

我一直觉得,写刀是门技术活,所以一定要珍而重之。对我自己,要求就是自己都看不哭,怎么打动别人?

看哭改哭多少遍,然后就是这样的结果

说得不好听,没有人有义务发糖,愿意看就看,不愿意看请保持对作者和作品的尊重

我喜爱热度评论99+的消息提示,
但我更希望是和志同道合的姑娘相互尊重基础上的交流

到现在我还记得人教版七年级语文蒲松龄《山市》的课下注释:
[同人,志同道合的友人]

Muize.lupe:

针对空间一条说说,看到第一句话就气的在抖。
什么叫做理解在手作饼干里面藏针???这么说,不讲道理的说,理解这种行为,原po的素质也高不到哪去。
今天我也不讲什么委婉礼貌了。
一句话,爱看看不看滚,别人太太是欠你什么???刀手得罪你了???
我讲个真事,以前列表有一位文手爹爹,以前是发糖的,有一次发了一把刀,一篇正剧风的文,文笔,剧情,文章节奏都可以称得上是顶级。那个爹爹当初来找我帮他一起磨,记得特别清楚,从星期六到第二个星期二,我美术生晚上十一点下课回家,他就等我等到十一点半开始磨,磨到两三点,我提的细节,提的建议她都会特别认真的改。有一次我睡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三点多钟,我和爹爹的聊天列表躺着一篇改好的稿子。那时候真的,超级佩服这位爹爹。
但结果呢。
结果呢。
结果是她发了这篇文,很多人取关了她,还有人直言不讳的说,当初我是因为吃糖关注你的,现在发刀了取关取关,一开太太发文以为是糖,结果是刀子,觉得自己被骗了,取关取关。
我亲爱的小姐姐小哥哥们啊,哪怕是无心的,你知道这是怎样的伤害吗?
第二天晚上爹爹跟我小窗,我们两个开的语音,说着说着爹爹哭了起来,我至今记得她说的一句话。
“我只是想写我自己想写的东西,想写有人能记住的东西。”
那时候我想陪着她一起哭。
这就是你们的爱吗?
这就是你们的喜欢吗?
之后有一次,爹爹收到了别人寄过来的一封信,打开,寄信的是一直说很喜欢爹爹的一个姑娘,而那封信里却没有了以前喜欢的情绪,几乎都是,你为什么要拆散我喜欢的那个cp呢?你为什么要让他们受伤害呢?
而爹爹跟我讲这件事的时候却说了一句。
【对不起。】
真的,我特想说你没对不起任何人,但是所有的语言都无力了起来。
如果这是以爱为名义造成的伤害,这样就不过分了吗?
那么认真的无偿的给予的太太们,她们得到了什么?
针,刀片。
伤害,恶意。
这些让人心酸的事难道还要一件件的发生下去?
我想对那个妹子说,无论你发这条说说的初心在哪里,但是若这是你对太太们的爱,我告诉你三个字。
你,不,配。
无论是对三次身体造成的伤害,还是二次语言造成的伤害,若是说你们曾经喜欢过,我都自认为这种喜欢廉价。
你不配,你不配喜欢她们。

[多CP] 岁月神偷

:)

RoxanneTse:

*我写的时候loop的BGM是金玟岐的《岁月神偷》以及薛凯琪的《十年后的我》。阿谢的目录点我


*一个有点诡异,想得很多表达很少,别扭古怪的故事,warning大概是这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楼诚故事。


*送给每一个“我”,所有曾经爱过楼诚,现在爱着楼诚,以及未来依然爱着楼诚的姑娘们。


 


 




       又是一个平淡的周五。收拾好东西,关电脑,给母亲发短信,准备下班。


 


       2025年,我已经三十岁了。


 


       以前觉得大学很远,高考依然说来就来。以前觉得长大很远,如今也已经成了无趣平凡成年人其中一员。甚至不久之前,我也以为女人三十一枝花离自己很远。


 


       时间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程。


 


       很庆幸依然坚守了当年的想法,没有因亲戚朋友的催促昏了头脑,糊里糊涂地进入并不十分满意的婚姻。转了很多锦鲤,也没有发财,不至潦倒,每日朝九晚五稳打稳扎地做着自己还算喜欢的工作,每月按时还房贷、交家用后剩下的钱贡献给衣帽、护肤品或者下一季度的健身卡。


 


       日复一日地往前走,看着青春逐渐在我背后越倒越后。现在再也没有照片泛黄这个说法了,数码影像历久弥新,人看起来依然光鲜年轻,唯一提醒着我们年华逝去的,也只有“再也回不去”的这个事实了。


 


       我对着今日的to-do list最后check了一次,确定本日所有任务都已经完成,才终于松了口气背起包离开,准备去医院接陪小姐妹做检查的母亲。等电梯的时候,遇到了财务的Clarissa,她告诉我她还得加班搞她那堆报表,出去吃个饭充电,回来继续奋斗。


 


       到头来,我们还是做了别人的打工仔啊。


 


       “听说隔壁部门的Linda准备要第二胎了,还没显怀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公司,”Clarissa告诉我,“她第一胎就是双胞胎,老公对她好到极,现在又准备生,看来真的打算一辈子投身家庭了。”


 


       显示屏上的数字逐渐增大,直到停下,电梯门打开。


 


       “她就好啦,真是幸福。”Clarissa叹口气,我陪她微笑,却不至于陪她羡慕到叹息。


 


       谁知道到底怎样才是真正的幸福呢?有人工作有成就就是人生极乐,有人游戏花丛流连忘返,也有人一期一遇守着初恋到老,有人一辈子没有小孩,依然爱得细水长流。


 


       我这辈子其实也曾经见过很美好的爱情。只是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想起,遑论重温。


 


       已经不再相信自己会遇到。没有雀仔真的没脚,只是找不到巢,还找不到足够让人心安的家。


 




       我与Clarissa在一楼分手,她出门吃饭,我下负二层拿车。开出地面的一刻心里终于有种周末来临的感觉,天气很好,临近黄昏阳光里飞舞的尘埃都是讨喜的,让人舒口气。我特别喜欢晴朗天气的午后,如果手边能有杯茶,有炉香,有张藤椅就好了。就算是在车流中走走停停,能听个CD也是好的。


 


       今天大概是个特殊的日子。随手打开收音机,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台,听到首略旧的歌,旧到直到我发现自己能跟着唱起来才意识到原来我听过,却记不起来曲名了。读大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因为某个原因,我听歌的热情高涨,播放列表的数字增速快得可怕。后来工作了,或者又是因为那个原因于我已经不再重要了,逐渐也没那么多的热情听歌了。


 


       我跟着哼了最后一段,歌放到最后,主播终于说出了歌手的名字。哦,金玟岐,我记起来了,也终于抓住了嘴边那个始终叫不出来的歌名。这首歌叫《惊天动地》。


 


       到底是多少年前的歌呢?记不清具体日期了,但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情景却清晰得很,甚至有点历久弥新的感觉。某一年年初,总之是天气还冷着的时候,考完期末考试的我终于能放松下来,在图书馆里点开了一个视频,然后在一群紧张备考的学生之间捂着眼睛偷偷地流眼泪。


 


       怎么可能会忘记呢。我甚至还记得那个视频说了什么,有什么片段,还记得剪辑的人抓住了两个男人每一个神情,每一句话,彼此之间暗流涌动的细微情愫,细节种种十年之后依然清晰得可怕,我还记得那两兄弟叫什么名字。


 


       只是不敢叫出口。


 


       大概像是某种中年痴呆症一样,越是久远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今天不过偶然听了首歌,那些潜伏已久的记忆便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样砰一声冲了出来。


 


       谁没有试过年少轻狂,搞搞CP的时候。那些时候,多小的一件事都能让我满足起来啊,听到一首好听的歌,刷一集由那两个演员主演的电视剧,临睡的时候刷出一篇好看的小说,早起睡眼惺忪的时候看见有新的回复与评论。


 


       现在的我?


 


       一个月不加班都未必能让我高兴到有下楼跑圈的地步,加薪的话……再看吧,我很实际的,加得少未必能让我比看到一本合心意的书更开心。


 


       只是后来,我逐渐没有再去看过,接触过,甚至想过他们相关的事。刷CP是我年少末期抓紧时间情况一把的表现,可惜他们停不下我的时间,没人能,我也不能。于是回去读书,找工作,毕业,工作,于是成为了成年人,社会人,奔波繁忙,于是再也不曾想起过他们。


 


       试想一下,要是这把年纪我再与当年一样幻想着两个男人换着职业谈恋爱,恐怕写出来都是些办公室斗争,追着甲方乙方要稿要款,相亲应酬的无趣事,想想也觉得可怕。早几日Clarissa告诉我她要去相亲了,我差点没忍住叫出来,no way, 当初叫着要慢慢选,爱情于她是钻石手表的女强人哪里去了?


 


       她摊了摊手,很美式地耸了耸肩,撇撇嘴。有什么办法啊,你可以坚持一年两年,如果有人天天对你唠叨个五年六年,你确定你真的可以耐心等?你等谁?


 


       我没说话。我也不知道我具体等的是谁,大概只是某个模糊的形象,等的只是一种由某个人带来的安心感。我不敢告诉她,一来是怕她觉得我脑子有点问题,二来又是懒得解释,三来,是我也开始莫名其妙地恐惧。


 


       恐惧我也会忘记我为什么要等,会忘记我过去相信过的事,恐惧终有一日,我也会妥协。


 


       原来十年之后,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无趣的人了啊。


 


 


       到医院的时候是六点整,整好听到广播里在整点报时,我几乎是踩着嘀嘀嘀的整点报时声驶进停车场的。母亲的小姐妹沈阿姨六十多了,身子骨还算硬朗,只是最近老是觉得腿脚疼不方便,母亲心细,便干脆陪她到急诊来好好查一下,让我下班后来接她。我到急诊大厅的时候,两个人还在诊室里,母亲给我发了条短信告诉我她们刚进去没多久,让我先找个地方坐着等。


 


       临近周末,多少人赶着在周五一天把病看完,明明白白舒舒服服地休息两天,即便到了晚饭时分,急诊大厅依然挤满了人,时不时就听到呼喊、吵闹声,十足一个经典的中国医疗日常景象。我在等拿药的地方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翻出本之前看到一半的书看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人太多,周边太吵闹,也许,只是因为我心不静,书页摊开放在膝盖上,人的心思却完全不在字里行间,时不时就抬起眼看着人来人往走神。


 


       医院,啊。


 


       干脆把书合上。


 


       抓住医生的手一个劲地感谢微笑的老人,蹲下来与小朋友说话的护士,还有穿梭不停,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这个场景理所当然地让我想起一些,今天一并打开的旧日记忆。大学的时候,我曾经因为一个让我哭笑不得的小病住过几天的院,那时候没顾着伤春悲秋,一心都在比照着那时候看过的小说情节,想象在现实里发生时的情景。那时候的我心里,连医院都成了情感丰富饱满的地方,也没敢和我妈说我住院还住得喜滋滋的原因。


 


       总不可能告诉我妈,我在想象要是某两个男人遇到了我这样的境况,会发生什么吧?


 


       十年后,我坐在医院里,又重新干起了那时候的傻事。


 


       想象着,会不会有个被砸伤了额头,一手摁着纱布的小警察仰着头坐在急诊大厅某个角落闭目养神,他的身边站了个沉默着注视他的白大褂,抓着他唠唠叨叨叫他下次小心点;会不会有个口硬心软的医生嘴里骂骂咧咧,给另一个同样嘴上不饶人的小警察上药的时候却吓得眉头直皱。


 


       我想起刚刚从停车场出来时还真的看见了一辆黑色保时捷,哈,会不会其实是来自某个努力低调行事的财经大鳄,而我坐在这里,把大半个急诊大厅收在眼里,某个角落里又会不会有一个吊儿郎当,白大褂穿得比当季时装更好看的骨科医生,下一个号正好是这个微服私访的大鳄?


 


       他们在我的脑海里上演一个又一个细碎的场面,像个只存在于胶卷里,数码里的蒙太奇镜头,医院是真的,他们却是假的,只在我脑里。我想,要是有人现在经过看我一眼,哪怕只是一秒,大概也会觉得我是个奇怪的人,毕竟坐在医院里发呆,好死不死还要自顾自地傻笑的人并不是每天都能看见。


 


       “阿姨,你好,请问你旁边有人吗?我可以坐吗?”


 


       回过神来,有个剪了个蘑菇头的小胖墩站在我面前,轻轻地碰了碰我肩膀,奶声奶气地问。真有礼貌。


 


       “哦,没有,你坐啊小朋友。”第一千零一次,我笑眯眯地低头对小朋友补了一句,“还有,我不是阿姨哦。得喊姐姐。”


 


       “好的姐姐。”


 


       小胖墩其实并不胖,只是脸鼓鼓的,特别招人喜欢。他大概也不是来看病的,估摸着也是和我一样来等人,坐在椅子上两条腿直晃悠,从背包里掏出台iPad来安安静静地看,还知道要戴耳机,不吵不闹,在这片随处都充斥着小孩子哭叫声的环境里实在是太难得了。我瞄了一眼,看的居然还不是动画片,真棒。


 


       回忆被打断,刚刚在脑海里像走马灯一样演着的片段便也消失了,像个被关掉的播放软件。但其实刚刚看着路过的人来人往,努力地回忆,努力地想象,我才发现原来在我心里,许多角色的面貌都已经模糊了。


 


       即便是我明明记得两位演员的长相,却已经无法在心里描摹出李警官、赵医生,凌院长甚至谭大鳄这些人的神态表情,仿佛他们都归于一个白纸黑字的名字,早就与两位演员的长相分离了。


 


       大概是,实在隔得太久。最熟悉的时候,曾经我也以为他们是真实活过的,至少在很多人心里,也以为我熟悉他们熟悉得几乎是真的彼此认识的感觉。那时候的我多浪漫主义啊,现在?要是在街上遇到大学曾经很熟悉很熟悉的同学,说不定我还得愣在原地想十几秒,才能勉强把人与名字连起来吧。


 


       何况是角色。


 


       小胖墩还在晃着腿看iPad,我干脆向后一靠,继续发呆。


 


       数不清是多少年前,也许根本没有一个具体时间,我卸载了当时下载的那个创作APP,那两个人,那段曾经让我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的爱情,逐渐离我远去。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那些在我心里真实活过的人们就回归到角色的一个名字,面貌模糊,声音消逝。论文,毕业,工作,现实里有太多的事占据了我的时间,至少我是这样想的,退无可退只好把不那么重要的东西拆迁重来,于是我对自己说,你grow up吧。


 


       Grow up吧,所以我选择了我所认为的真实。即便是我从不去想他们是假的,他们之间的感情都是假的,但至少我不会幼稚得把他们当作是现实里真实存在的吧,我想。


 


       这是个单向的过程,我放手,闭上眼,他们便会坠入黑暗。后来我终于成功地放下了那些人与事,我知道有聚必有散,一定会有很多人像我一样,早就放下了他们,重新以各种不同的身份进入不同的领域,也许某一天,在我们彼此都不知道的情况之下再次在某个情况之下相聚。


 


       说不定今日,十年之后,就在这个医院里的某个角落,也会有一个十年前曾经与我聊过天,却彼此之间不认识的人,此刻正与我一样在医院里构想着某个时空里的楼诚呢。


 


       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兴趣,爱好,坚持,希望,甚至信仰,因为放弃总是比坚持容易。好些年过去了,我一次也不曾回到那时候常上的网站,不曾联系那时候,因为那两个人而认识的朋友们。没时间吗?不是吧,对着自己有些事是无需掩饰的,我是在怕。


 


       怕看见一片静寂冷清,又怕不冷清,依然看见有人在说话,在说着无止的故事,我却成了一个局外人,怕再一次回忆起原来我已经把他们放下,已经不再相信许多年少时心神激荡的东西了。


 


       我还记得以前看电影的时候,看回来的一句话,大意是,我们总是来不及好好道别。一句话没有刻意去记,这些年来却屡屡会在某些场合在脑子里出现,年岁渐长,得到许多也失去许多,学会很多却也忘记许多,终于深刻地体会到这句话的确需要用岁月与经验一次次地验证,一次次地承认它实在太对了。


 


 


       “等很久啦?”


 


       母亲来了。我把那本没翻几页的书塞回到包包里,一边起身一边说,“没多久,沈阿姨呢?”


 


       “回去啦,她儿子来把她接走了。”母亲自然地绕了我的手臂,“走吧。”


 


       刚想着回头跟小胖墩说再见的,不知道什么他时候走了,座位上没人影了。还没来得及疑惑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便听到一把凄厉的哭声在背后响起。


 


       我一回头,急诊大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聚了一大群人,黑压压一片人头,妇女凄厉的哭声只听声不见人,破出人群,几乎响彻整个医院首层。母亲是个典型的中年妇女,又热心又好奇,当下就换了个方向,拉着我的手臂往人群那头走去了。


 


       女人的声音,凄厉的哭声里夹杂一两句控诉,没头没尾地哭着喊“抢人啦”,喊救命,还听到愤怒的争执声,有男有女。我扶着母亲,隔在外头看不见,听得一头雾水的。前头的一个年轻姑娘告诉我们,大约是个农村来的妈妈特意带女儿来大城市看病,结果丈夫找来了,骂妻子“浪费钱”要把人抓回家。


 


       我听得想要翻白眼,连母亲也忍不住道,“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这种事。”


 


       一波未平,女人的哭声突然被尖叫取代,前头的人突然一并齐齐后退,我忙扶着母亲退开两步以免被撞。人群低低的惊呼声中也听到搏斗争执,皮肉贴地的声音,动作应该干净利落得很,不过几秒钟就安静了。刚刚为了躲避打斗,围观的人群松散了不少,站得稀稀落落的,于是,我也便看见了被围观的中心处,一个穿着灰色衬衣的男人把另一个男人扣在地上。


 


       被擒拿压在地上的男人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制服他的男人却背对着我,看不见脸,只看见一头黑色短发的后脑勺,头发微微打着卷,即便是隔得远了,也能看见微卷的头发丝里偶尔一两点银色,把灰衣男子身上的稚嫩气息冲淡了不少。


 


       “还打吗?”压制着闹事者的男人恶狠狠地问了一句,另一只手伸到裤兜里掏出手机,还不忘补上一句,“叫你在医院里闹事。”


 


       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一个模糊却诡异的念头突然侵袭了我。


 


       扎着松散马尾的妇女护着背后的小女孩,正软软地跌坐在不远的地方,指着被压在地上的男人呜咽抽泣,哭着喊要离婚,不要跟他回去。


 


       “我不要跟你回去!”妇女突然大叫,把身后的女儿搂在怀里,紧紧地箍着摇摇欲坠的小女孩,“我们不能回去,要是回去了,他会杀了我们的!”


 


       仍然在围观的群众倒吸了口气,压着闹事者的男人掏手机的动作一顿,扣着他的力气更大了一些,另一只手在手机屏幕拨了拨,放到耳边。


 


       “喂?是我。我在二院,抓到个闹事的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对,对,就是那个,你们看能不能把杨姐也叫来,对,有个小女孩……”


 


       围观的群众也听出了点东西,面面相觑,这闹事的人是好死不死撞上警察了。妇女还在呜咽着,不敢靠近,抱着女儿瑟瑟发抖。


 


       突然安静了下来。


 


       讨论声,吵闹声,叽叽喳喳零零碎碎的说话声忽然都静了下来。大厅一端的走廊里走出了个白大褂,附近的人们竟然自觉地散开了,白大褂也毫无阻碍地走到了骚动的中心。年纪不大,气场不小,头发梳得板正,面无表情的时候,身边的空气几乎都要结冰。他先是在抽泣的妇女面前蹲了下来,安抚了她的情绪,然后又对身边另外几个医生交代了一句,让围观群众散去,不要堵住急诊的通道。


 


       我看见他俯下身,对依然没有松手挪位的灰衣男子低声说了几句话。多寻常的举动啊,看起来。大概是我恋爱脑泛滥了,附耳的动作,自然的抬眼,互动的神情动作看似稀疏平常,我却莫名其妙觉得,他们之间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与亲密。


 


       然后我就想,他们会不会是一对情侣?


 


       母亲把我拉到了一边,给陆续进来的几个看起来是便衣警察的人让路,看着他们把闹事的人从地上拉了起来。“那个看起来特别凶的医生,就是那个,”她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是这个医院的院长,年轻有为啊,特别有名,你沈阿姨就是冲着他的名头才来二院的。”


 


       “院长?”我觉得自己惊讶的神情应该装得挺拙劣的,“那么年轻?”


 


       “对啊,可想而知专业水平过硬。”母亲补了一句,“你看,手上还没戒指呢,说不定还没结婚,哎哟,做医生多不容易啊。”


 


       我终于知道自己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丝毫不觉得可怕,或者奇怪,反而很容易就接受了。反倒是我这种觉得理所当然的态度把我自己吓着了。


 


       你信不信平行时空?


 


       我必定是不信的。科幻片拍了几十年送人到火星,到类地行星居住,然而我们依然每日吸着糟糕空气,打着前一晚熬夜遗下的哈欠,开着车堵在上下班路上。别说有人愿意揸火箭带你到天空去,有人愿意为你揸车,在上下班高峰期陪你聊天都是奢侈。


 


       所有说,有些人何止是好运,简直是中头奖了。


 


       我告诉母亲,我遇到熟人了,想上去打个招呼,把车钥匙给她让她先到车上坐着。她大概想象不出,从小到大遵纪守法勤勤恳恳念文科的我,“熟人”竟然会是个货真价实的警察。


 


       我做了个深呼吸,特别用力,深得睁开眼的时候都觉得眼前发黑。


 


       “你好?”我和那个灰衣男子打了个招呼,“请问你认识院长吗?”


 


       他愣了一下,应了句是。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居然有酒窝。


 


       “啊,我是他的大学同学。”我笑着晃了晃手机屏幕,一闪而过的社交程序首页里其实根本连一个医生也没有,“我是不是听他说起过你?”


 


       我们聊了一会儿,很短,几分钟左右,不至于会暴露其实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事实,他也没有怀疑。恐怕连小警察也不会想到,面前这个能乐呵呵地和他聊了会儿天的人,能说出许多的确对得上号的小事的人,其实此前根本不曾遇到过他们。


 


       至少是在现实世界,或者说,这个世界里。说出来,简直奇幻得连我都觉得可怕。


 


       由此至终,我没问他们的名字。


 


       也许一样,也许不一样,又如何。都没有关系了,我就是知道,就是认出来了。


 


       但其实,他们和我记忆里的两位演员长得并不十分相像。要是没有认真揣摩过,理解过,未必会联想到那两个角色。然而他们的而且确像那两个人,气质,神韵,甚至是彼此间试图掩饰却不自觉流露的爱意。


 


       但也许,不是像,他们本来就是。


 


       我忽然觉得,松了口气。


 


       原来他们真的存在。


 


       原来爱情真的存在。


 


 


       人群陆陆续续散去,诊室里又出来了一个白大褂,看见一片凌乱的大厅,脚步也顿了下。看起来挺年轻的,头发理得很用心。小医生一手关门,一手扬了扬,懒懒地跟小警官打了个招呼,又往咨询台那边踱了过去,换了副惨兮兮的表情让院长批他下个月长假。


 


       我站着的地方挺微妙的,恰好能把他们的对话听清,只要不盯着他们看的话又不会像个跟踪狂一样突兀。我听见小医生说自己要陪爱人度假,院长早就恢复了严肃冷漠的表情,只有眼底是暖的,因为某个原因生出的,发自内心的温柔。他一手从小医生手上扯过一份文件,一边批条子,一边还在损他怎么还没分,吓得身边站着的小警察两只眼睛都瞪圆了,一根手指抵在自己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年轻医生没生气,翻了个白眼,“我们准备互相祸害一辈子,就不劳您费心啦。”


 


       “我们小同志果然厉害,把人家吃得死死的。”


 


       院长签好了文件,递回了给小医生,似笑非笑地感叹了一句。


 


       “爱情啊。”


 


       小医生拿起文件便要走,临行了还不忘推了一把站在一旁的小警察,毫无防备的小卷毛一个踉跄,距离院长下意识伸出要去扶的手臂仅有几厘米,差点就栽进去了。


 


       “爱情啊。”小医生一边走,一边学着刚才院长的语气,拉长了音调,叹了一句。


 


 


       我没有继续看下去,看了看表,转身往着大门走去。身后的笑声依然没有停下来,热热闹闹地为这个仿佛巨型机器运转着的医院又一个普通的夜晚拉开帷幕。


 


       真奇怪,依旧不觉得哪里不对,依然觉得理所当然,倒像是突然窥破了别人的秘密一样窃喜。


 


       背对着他们,听着他们的对话,没有插嘴却知晓寥寥数语背后的许多故事,真心觉得这种懂得却不惊扰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内心饱满热涨得很,像是喝了口热腾腾的汤,喉头也被这口热汤温暖得发紧。


 


       旁人不知道我心里暖暖的。可是,这样多好啊,不知道我才可以独占这口热汤啊。


 


       对于我来说,今日之前,要是让我说出“爱”这个字眼,大概会是一件稍显幼稚,突兀,甚至矫情的事。然而他们说得理所当然,我听起来,也没有一点鸡皮疙瘩掉一地的肉麻。


 


       反倒觉得寻常得很。寻常得不会太过兴奋,不会太过恐惧,只有细细密密的满足感从心头漾开,一点一滴爬上发紧喉头,涌上鼻尖,漫进脑海。


 


       我知道,有人能在四十岁依然谈着纯粹平凡的恋爱,有人能在五十岁依然能平静温柔地对着爱人说一句,我爱你。也许,也有人整整一辈子都不曾对爱人说一句我爱你,但是他们彼此就是知道,不能与外人解释的知道。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字眼,一个动作,已经足够到天荒地老。


 


       是真的存在的,不是幻想,不是假的,也不只是故事。


 


       他们没变过。而直到今天,我终于也可以无愧于心地说,那个会被细水长流的“爱情”触动的我,我也没有变过。终于重逢的时候,至少我没有惭愧,没有后悔就够了,对不对?


 


       我们依然都在这个世界里,努力地向前走着。


 


 


       港剧都有说,人生有几多个十年。坚持喜欢一件事十年之久已经够难,相信一件事十年,知世故而不世故,维持一份赤子之心更难。


 


       但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知难而上,浪漫主义又理想主义的傻子们。这个念头一浮现,骤然想起了那个傻气又倔强的萧景琰。我会遇到他吗?博物馆,历史纪录片里真实存在过的他吗?


 


       我想,我今晚真的得上一下网,和那些很久不曾联系过的朋友们聊聊天,吹吹水了。我一定不会告诉她们我今天遇到的一切,然而迫不及待想要和她们联系上,想要一起与旧识们重温十年前那些年少轻狂,感情丰富的时光。


 


       这是我与今天遇到的人们之间的一个小秘密,同一片天底之下有人如此热烈的活着,努力地奋斗着,爱着,已经足够让旁观的我觉得心底有把火,只能继续热烈地燃烧着。


 


       只有这样,才不枉自己与故事里的人一起努力活着的这些年,也才不辜负十年前,那个被家国热血,救死扶伤,除暴安良的故事激励得无所畏惧的少女。


 


 


       回家的路上依旧有点塞车,在车流里走走停停,自然也多了许多四处张望的闲暇。途中经过一间大型的百货公司搞宣传,巨大的一块广告牌立在广场中央,想让人不留意都难。


 


       很漂亮的婚纱,一袭雪白后摆曳地,前头却是及膝裙的式样,海报里的模特显得活泼又可爱,少了几分传统婚纱的沉闷与庄重,多了几分俏皮与热烈。母亲顺着我的眼光望过去,笑着吐槽了一句,这是要干嘛,方便逃婚吗?


 


       “妈,你太不浪漫了。”我说,“难道不适合我这种随时随地能提起裙摆,带丈夫去谈判的女强人吗?”


 


       她仰着头笑。


 


       大概是某个品牌入驻的剪彩仪式,灯光璀璨华丽,我猜一定有不少塞在车流里的司机也像我一样,被这种迷人又华丽的风格给吸引住了,一边留神前方车流一边分出注意力来看,倒是个绝佳的宣传机会。


 


       海报中间是品牌的名字,龙飞凤舞的花体英文字,DH,Definitely Him. 什么奇怪名字,非君不嫁的意思吗?我扶了扶自己的近视眼镜,眯着眼才勉强看清了站在人群里,手里还拿着一把大剪刀准备剪彩的年轻设计师,有点眼熟?


 


       海报下还有另一个品牌名字,大概是子品牌与母品牌的关系。又一个红灯转绿,又一次踩下油门,我终于看清了右下角的品牌名。


 


       DU.


 


 


       过了一个红绿灯,还有更多的红绿灯要等要停,今日小事也有奇遇的规律依然在继续。还没开出一站路,便见到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靠在停在路边的一辆车旁,笑着打电话,字面意义上地笑得“见牙唔见眼”。


 


       手里明明拿着一束很漂亮的鲜花,香槟色的玫瑰一看就不便宜,偏偏嘴里却在讨论今晚要吃什么。马路边车流噪音太大,我只听清了这位衣着光鲜,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的帅哥居然说了个“大排档”的字眼。


 


       也对,西装玫瑰,英俊精英,又为什么不可以去吃大排档,去撸串劈酒呢?


 


       福至心灵,我打开了车载音响。今天的确是个好日子,有始有终,广播里依然是金玟岐的歌,依然是一首即便是多年后再听,依然觉得幸福感满溢的歌。


 


“能够握紧的就别放了


能够拥抱的就别拉扯


时间着急的冲刷着


剩下了什么


 


原谅走过的那些曲折


原来留下的都是真的


纵然似梦啊半醒着


笑着哭着都快活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争不过朝夕又念着往昔


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


 


 


       车快开到家门口的时候,母亲接到了个电话,我便把音响给关了。她年纪大了,耳朵不大灵光,手机的音量总是调得很大,我开着车都能听清电话另一头的人说的话。小姐妹告诉她,认识的一个医学世家的医生对风湿病颇有点造诣,要介绍给她。自打我毕业以来,母亲的风湿就有点反复,虽则不算是十分严重,然而每到季节变换的时候就要闹腾,着实磨人。


 


       “这医生什么都好,就是太年轻了。”那头的女声说,“明天,就明天吧,听说还开诊呢,你就去看看呗,就说是我老徐介绍的,他就知道啦。”


 


       “哎呀,”母亲对着电话笑了一句,“谁不知道这家中医院啊,可你总得让我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好歹得有个姓吧。不然摸上去了怎么说,直接告诉院长我是你朋友吗?”


 


       到了停车场,熄了火,我没解安全带也没起身,坐在驾驶座里伸懒腰、揉眼睛,打算等母亲打完这个电话再离开,好让她能专心听清小姐妹们说话。


 


       “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听见母亲说,“蔺医生是吧,知道了,明天就去看。”


 


       她挂了电话,一回头,皱着眉看了我两眼。


 


       “哎呀,你怎么笑成个傻兮兮的样子了。”


 


       “有吗?”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还看了眼后视镜,果然捕捉到一双溢满笑意的眼睛。


 


       傻就傻吧,大概是因为,今天是很美好的一天,值得让感性与轻狂暂时占一把上风。


 


       我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而家就在不远的地方。


 


       “蔺医生啊。”我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是个医术高明的姓氏。”


 


       “你又知?”母亲收起手机,嗔了我一句。


 


       我要回家了,而这个蔺医生,大概也找到了他的家了。


 


       于心安处是吾乡。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我对母亲说。


 


 


       FIN.


 


 


好好的一个“终有一日会相遇”的梗被我写得像神经病……


这文的情节真不是穿越也不是幻觉啊!


也许某一日真的会遇到故事里的人,希望那一天的我真的不会遗憾,也不会惭愧吧。


谢谢你们的爱。 



楼诚一周年纪念文单

阿许:

棒棒哒(*/∇\*)庆祝楼诚一周年🌹🌹🌹


九曲霜绝:



【说明】其实这是个相当偷懒的文单,就是把这一年我推过的文重新整理精选了下,以中长篇为主,一个作者一篇,一共50篇,算是个小小的一周年扫文总结吧~周年快乐!








【原著向】




[楼诚]江河万里 BY 恋爱脑与乌托邦




[楼诚]别日何易 BY mockmockmock




[楼诚]怜光满 BY 美人赠我蒙汗药




[楼诚]许多年 BY chloec




[楼诚]严霜不杀(TBC)BY 隔山灯火




[楼诚]八段锦 BY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楼诚]共产主义毁了诗歌和芭蕾(TBC)BY 望春花




[楼诚]世界以痛吻我(TBC)BY 虫子




[楼诚][有私设]殊途同归 BY 阿不




[楼诚]桃李春风(BE)BY 汤圆圆软绵绵




[楼诚]别日重逢 BY 小满




[楼诚]红日(BE)BY 虽然我动得少可我吃得多啊




[楼诚]悲观主义的浪漫 BY 特能苏




[楼诚][有私设]似是故人来 BY 北歌南唱




[楼诚]故人长绝(TBC)BY 何惜一行书




[楼诚]情人(TBC)BY 蔚山沉没




[楼诚]数字篇 BY 谁道破愁须仗酒








【架空向】




[楼诚][ABO]繁衍 BY 毛巾moli6




[楼诚][ABO]地狱轮回 BY 笑客来




[楼诚][向哨]夜巡 BY autistic_RG




[楼诚][ABO]遗我凉风 BY 四条下划线




[楼诚][异能AU]丹心如故(BE)BY 开花de潘




[楼诚][医院AU]杏林不种杏 BY 脑坑专用土




[楼诚][现代AU]十八相送(TBC)BY 云初




[楼诚][师生AU]你好,梁同学(TBC)BY 柳伯








【衍生向】




[蔺靖]天上白玉京 BY 莲藕作裤




[蔺靖]青玉案 BY 宇宙爆炸




[蔺靖]玛丽蔺 BY 垃圾君




[蔺靖]重山不度 BY 耳语




[蔺靖]寸光 BY 鸽肥哥不肥




[谭赵]形式主义(TBC)BY 尚有蝉




[谭赵]风险投资 BY 一根棉签




[谭赵]故人初识 BY 饺子皮®




[谭赵]贝加尔湖畔(TBC)BY 蜜三刀




[凌远X李熏然]心跳频率 BY 祁风




[凌远X李熏然]狮子饲养手册 BY 清和润夏




[凌远X李熏然]你是人生四月天 BY 塞翁




[凌远X李熏然]失恋21天 BY 鱼饭下




[凌远X赵启平]两个医生的同居史(TBC)BY 红烧白月光




[杜见峰X方孟韦]来日方长 BY 倾锋天下苏小青




[杜见锋X许一霖][现代AU]你不懂我夕阳西下的本体论 BY 青山有鹿




[荣石X许一霖]胭脂美人 BY 四团儿




[荣石X方孟韦]殊方同致(TBC)BY 不忘初耿




[黄志雄X赵启平]悟空 BY 佼佼猪




[黄志雄X曲和]永团圆 BY 小梅枝上东君信




[何鸣X许一霖][现代AU]梨园子弟 BY 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




[胡八一X萧景琰][现代AU]地下室(BE)BY 兴盛卤肉馆




[谭宗明X郝晨]金雀雕笼(TBC)BY 黑色御座




[徐安X萧景琰]日暮金陵远 BY 邪教顶峰




[洪少秋X季白]澜沧江上 BY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悖悖论:

请问社区的阿姐整天追着你入党怎么办?

急急急在线等!

已经不能用“我信仰存在主义”来搪塞了!


Philosophy: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698543




woc这篇好好吃,天惹。




真部长设定, BDSM 24/7 AU,色气又精神调教,简直……





The man’s eyes are dark, knowing. For a sliver of a moment, they lock with Credence’s, and he swears that the sound of his own blood rushing in his ears will leave him deaf. Then, the corner of the man’s mouth tightens into a hint of a smile, and the ugly, hungry thing that lives in the pit of Credence’s stomach roars into wakening. As the organ begins to groan its prelude, he nudges past Modesty with one shoulder, head lowered, and makes for the restroom.





描写也简直了,好看哭。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665939




沃日这是一个系列。这篇简直了……





 “And Credence is-” Newt trails off, gaze still locked on the slender, placid frame at Graves’s feet.


            “My slave.”


            “…Oh.”



我是说……我终于看到了好看的BDSM。




不知道有没有人翻译,我想要授权,but我的时间太有限了……

科茲暗巷組fanvid清單(11/28更新)

Be my sunshine:


主Graves X Credence



【油管】


1. Graves/Credence || we can make you understan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fefwT8aDno


2. Credence + Graves - [I'm gon' rid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t6MQx7q6j4


3. Graves and Credence ✗ We're both the sam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8lbv-G7LbE


就算全是一樣的畫面也吃得爽啊嗚嗚嗚嗚嗚


4. percival graves (+ credence) || the greater goo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1lFEpzSPN4


5. Graves/Credence [Don't Judge M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leKWzpyglU


很想吐槽,但我想說我願意看一萬遍的捧臉跟戴項鍊


6. Graves x Credence // by the li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Jstdmif90U


普通,總之就是那些(?) 但我喜歡抓著項鍊的那幕,那個項鍊要是被人搶走了Cre大概會去拚命搶回來吧


7. ►Toxic | Graves & Creden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WAAMpccVa0


臥槽最後那個撫臉(太情色了omg)


8. Graves x Credence // Before You Snap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ApoQwr7slI


只有17秒


9. Graves/Credence - Dernière Danse [Fantastic Beast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mKYZUIK4WU


14秒(?)


10. graves x credence | ❝ ᴋɪʟʟɪɴɢ ᴛɪᴍᴇ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tbcx9yd4ao


這個剪的鏡頭畫質都滿好的(?) 然後最後一幕讓我不禁想像一下如果最後Graves淋到了雨


11. Graves/Credence - Touch me, Don't Let Go [Fantastic Beasts and WTF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XZnpqrzvkA


這個作者根本都還沒有看電影就剪了MV,可怕的是剪的重點都對了


12. You & I [Graves/Creden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HDX8ztjFPA


13. Graves/Credence || strang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lXAqsKpV4o


這個MV幾乎全都是部長是怎麼回事是傳錯檔案還是寫錯標題(爆


14. Graves&Credence - I Wanna Be Your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MLtkckbHUk


15. Graves/Credence || Here we are no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hr6zEBbqRE


有種把本來就曖昧的片段剪得更曖昧的感覺(?)


16. The Monster You Made Me - Percival Graves / Credence Barebone (Graden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jVZI-TVzbU


抱抱躺肩膀真棒(陶醉) 而且部長聲音好像有壓低///



11/24更新



17. Graves + Credence || I'll be right he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9hQ4s-RYLg


選歌加分


18. ► Graves (+Credence) | Are You Insane Like M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9nEAsIKaNM


19. [graves & credence] who will save you no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r-LNLodpMw


20. Graves/Creden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zoMm5ppyPc


21. Percival Graves x Credence Barebone | คู่คอง | #Graden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gzdDW7AqW8


22.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配泰文歌的


• graves/credence ; we live in the shadow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nOnK_ZUSGc


 



11/26更新  



23. Percival Graves/Credence Barebone | Run Boy Ru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fuF3uXzBJo


後面黑屏怎麼回事???


24. Percival Graves & Credence l You're the pulse in my vein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i4NzmQg8Vc


拿了偷拍片源剪的,唔唔...能不把渣的部分剪進去嗎(淚
不過這個真的不錯~


25. graves and credence - bad machin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T2zwZvhytM


哦哦哦這個很棒! 剪得很像部長對小可憐做了一些不可描述之事(ry


26. percival graves (+credence) | no maker made m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ucq2Dwd23c


27. Graves x Credence | ขาดเธอขาดใจ | #Graden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KU4FnPX6NU


依然是泰文歌,不過聽起來很抒情


28. Credence & Graves | obssesi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oxIWCaZCd8


天啊這個有加其他劇的畫面?????


29. ▶Percival Graves/Credence Barebone/Gradence || Bloodstrea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7gUpfeq-fg


性騷擾特集


30. graves x credence I daddy issue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IbvRzTBGVI


還是性騷擾特集(喂) 不過上面那個比較色氣


31. ➳ graves + credence | come 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9R0kAbQrDs


開頭這麼虐這樣好嗎



11/27更新



32. credence & graves || you are the ke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AedOHkKGPE


33. you will be honor ; [graves/creden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RG8cwRMK-8


34.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 graves/credence | kingdom of a welcome addicti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ydzunC7Nfw


這個頭尾銜合的設計滿好的


35. Come And Get Me [Graves/Creden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okN4mvQ9oE


36. Graves-Credence || You Only Live On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9qPa_TGT8g


37. Graves & Credence || A Miracle Darl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r8yt5UPC6Y


39秒那幕好棒(。


38. graves & credence | it's not your faul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V4VZ6LzGQM


嘿...你知道嗎? 這個在電影裡一次也沒笑過的孩子,在那次跟你見完面的回家路上,嘴角是揚起的


39. graves x credence - Gasolin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800ECK_QjQ


好抖


40. Graves/Credence | all I ever wante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PnulMn83oQ


好短



11/28更新



41. graves and credence | everything is blu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wYxjuNymNs


42. credence + graves - anything (SPOILER) H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xQL7RPD7T8


43. Graves|Creden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qcraP66PPg


這個好棒!!!!中間還加了插畫耶!!!!


44. graves x credence || you&me (a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xaVv9hJH10


這個是! AU的!!!! 棒呆了!!!! 吸血鬼囧x凱文??????


45. graves & credence ; dance with m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aPdCVVif84


46. graves/credence ; [ i want it all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2QTriHjX_Q



当需要被人怜悯 ——寄给凌李

whatdidfermiparadoxsay:

相隔八万里的两个剧里,有两个契合的灵魂。能相遇真是太好啦。


凌李大旗还要扛八百年!




蜜三刀:




这篇是回应 @波妞Ponyo_w  姑娘的“凌远,你想要的是怎样的快乐?”。本来怕剧透,凌李想放在贝湖结束后讲,但机缘这东西不讲道理,波姑娘那篇凌远让人读之落泪,不得不先讲出来。


keke姑娘在回复中跟我讨论了很多凌李,我们做了两个小实验:给谭赵和凌李互换职业身份,谭赵-谭院长vs赵警察,凌李-凌总vs李医生,或者职业不变,交换对象,凌赵vs谭李。换来换去,我这里大致得出两个结论——


1. 凌李无论什么职业,都挡不住“纯净的真爱之光”。
像keke姑娘所说,谭赵是理性的,凌李是感性的。贝湖里谭赵谈个恋爱费老鼻子劲了,心机转得呼呼响。可如果换成凌总和李医生,会发现,什么阶级差、职业差,统统都是狗屁。谭总赵医生纠结的这些世俗障碍,在凌总和李医生面前根本不是事儿,他俩自带一见钟情为你对抗世界的光环,无论什么身份。


2. 李熏然自带破阶差属性。换成凌赵vs谭李,keke说得好,凌赵就是现代版楼诚,谭李难办,他俩人设相近,而且单薄,在一起张力没那么强。然而就是这样,谭李也不像谭赵步步为营,李警官自带无阶级光环,跟谭大鳄在一起,也能让人忽略阶级差,仍然会出现谭大鳄在他身边栖息的相处模式。


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凌远和李熏然身上什么样的特质导致了这样的区别?剥去医生和警察的职业设定,以及职业带来的救死扶伤、正义勇敢光环,凌远和李熏然是两个什么样的人?


放两首歌,一首老歌的国粤语版本,神词神曲,恰好讲我心中的谭赵和凌李。
国语版,《请你看着我的眼睛》,是理性的谭赵。


http://music.163.com/#/song?id=300879
—“你还有什么怀疑,你还要怎么来逃避,难道你只懂保护自己,再拿不出一点勇气”
—“爱纵然如此神秘,我总看见它的痕迹,所以我不懂保护自己,那么容易死心塌地”


粤语是感性的凌李,《不要躲避我的眼睛》,一句句听到他们沦陷的过程。
http://music.163.com/#/song?id=300932
—“当相对渐成习惯,当身躯想躲藏你臂弯,当感觉是来自你一双眼,想保护这真相实太难”
—“当需要被人怜悯,当飘忽的感情变真,方知最脆弱是这一颗心,给保护的感觉极醉人”


两个版本里,最打动我的是“当需要被人怜悯”,第一次听到它,有种被大锤砸懵的感觉。传神的歌词,总让人一句话听到爱情。这句歌词可以概括我对凌李爱情的全部看法,以及他们闪耀真爱之光的原因。


先说凌院长。


波姑娘在凌远开篇有一句“如果说孤独是所有灵魂的共通之处”,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特别心疼她,能写出这句话的人,必然深刻了解孤独之痛,想必因为有共鸣,凌远的孤独篇让人特别难受。波姑娘把凌远的孤独总结为三方面,生活—没有自己的家、事业—院长身份导致不断凉薄地取舍,上升到信仰层面,他想做的事太大,高处不胜寒,连信仰也没有知己。


这三个层面,全面概括了凌远的孤独。可以说,孤独是凌远的第一大特质。他一直在冰窖里,在广寒宫,而生活操蛋的地方在于,一个生在冰窖里的人是意识不到自己在冰窖里的。夏虫不可语冰,一直在冰窖里的人如何知道世界上有暖?现实生活里,被深爱的孩子长大后婚姻幸福率高,因为得到过爱,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没得到过“真”爱的人如何建立良性爱情模型。


没被真正爱过,带来的情感缺失,造就了他的第二特质——一个特别出色的“机械”精英。凌父收养他,待之以礼,以指导,作为养父,凌父接近满分,凌母对他很客气。客气的指导养出一个精英凌远。凌远在凌家,从小就——好好学习,积极向上,必须出色。凌远有超级智商,学习能力强,随着年纪渐长,学习着这个世界,体内长成了一套精英公式,好好学习=好养子,好好工作、医院至上=好院长,想得到什么,就输入什么。想得到好家庭呢?他研究家庭课题,世界说,好家庭=好丈夫=包揽家务细心照顾,好,他来操刀实践。想得到一个好家庭,要先成为一个百分好丈夫。


这套公式使凌大院长获得了世俗成功的一切:天才医科生、36岁三甲医院院长、校花级老婆。


但是细看这个逻辑,会发现潜藏的一个严重问题,学业和工作的确是付出—得到模式,而感情?当一个人需要把自己武装成百分丈夫、用尽全力付出才能交换来梦想中的好家庭,他对自我价值的打分是极低的,情感闸口也是关闭的。一个人被遗弃后,会本能进入自我保护模式,压抑情感需要,觉得自己不配被爱。凌远对着许乐山才说出那句“我一半懦弱疯狂,一半自私凉薄”,这是他对自己的真实认知,一个“这么差”的凌远,必须叠加家务做饭全方位照顾,才配得到林念初。


凌院长在人生各个方面,都是顶级技术专家,哄老婆可以写一本“追女指南”。他对念初的全方位付出是教科书级别,比如礼物和纪念日是大多数男人的弱项,他一个日理万机的院长能通过提前预备解决掉。波姑娘文里指出,连精神上也关怀备至,善于捕捉她的情绪。这是典型的精英思维模式,找出问题,解决问题,保证不再出问题。当一个高智商精英想宠爱人时,不会有瑕疵。


看起来毫无破绽的夫妻生活,在他的公式里,不该出问题。


但情感毕竟不是公式,真的不出问题吗?为什么林念初在这样天罗地网无微不至的照顾中仍然“我拼尽全力地跟着你,我跟不动了”,林是个普通人,她在这个表面上很美的家庭里,本能感到空虚,知道真正的爱情绝不可能“一个照顾,一个承受,一个跑,一个追”。可惜的是,keke提到,凌远跟她讨论许乐山,被她厌烦地拒绝掉,凌远的情感闸口本就从小封冻,少有的显露又被她粗暴关上,也就不再可能打开。林是个世俗小女人,她对家庭的期盼是温暖的、“正常”的家。这个家,没有许乐山、没有收养、没有问题多多的医院。她点头嫁的,是以前那个“一肚子坏水的阳光男孩”,不是后来惊恐发现的这个一身伤口的凌院长。


这就是典型的“需要不被人怜悯”,他的伤她不在乎,他的好她不需要,他的理想她配合但不理解。他“有病”,她没有药。


凌远几近完美的爱情公式,没让他梦想中的家庭成功运作,用尽全力的好,得到的是妻子恐慌的逃离。


但是凌远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么凉薄自私吗?波姑娘给出了有说服力的分析“凌远和廖老师虽然看似思想观念天差地别,表现出来更是不同。但其实他们骨子里是一类人,自己的病痛、难处,都可以忽略不计,为了心里头那点教旁人看了都觉得痴傻的信念,至死执着。”


还有妞妞的收养,keke姑娘把凌远上下两代收养线做了精彩的比较。林念初没受过收养之痛,对待这个问题轻浮粗暴,只顾满足自己做母亲的欲望,没想过孩子究竟需要什么。而凌远,受过遗弃和收养之痛,知道那种表面的、客气的收养(比如凌母)是一种什么伤害,收养妞妞时,以近乎粗暴的方式告诉林念初,不负责就不要养。由自己的伤口推己及人,对别的弃子负责,这样的凌远,无愧他的白色制服。


院长的另一个标签是改革。理想高远,用波姑娘的一句话总结,就是“孤独如凌远,只顾一刻不停地向前,不奢望任何人能懂。凌远的苦乐观注定了他会是一个幸福的人。因为能给他带来幸福感的东西是难以剥夺、难以撼动的。”工作中的精英凌远是极其强大的,毋庸置疑,我特别喜欢波姑娘这句他的苦乐观注定他会是一个幸福的人,虽然高处不胜寒,但广寒宫景色好。


再来说熏然。


熏然跟谭总一样,人设相对单薄,只能尽量提取信息再加一点私设。贝湖里加的一点私设是,他的名字化用自“薰然慈仁,谓之君子”。“君子”两个字,是我心中对熏然最好的注解。


熏然表面上看起来,跟到爱的苏纯有点像,波姑娘有句话说得特别好,苏纯“平淡到只需要一个好字就能概括”。原剧里,熏然也有类似的尴尬感。他那么好,又帅又活泼又痴情又聪明又勇敢,哪儿哪儿挑不出毛病,但是,简瑶就不“爱”他。爱情这东西就是这么任性。薄靳言毒舌又高冷,简瑶爱他。


在爱情这个东西面前,“好”多么苍白无力,参见凌远对林念初。所以好人卡令人深恶痛绝,再好有屁用,有本事爱我啊!


熏然和苏纯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活泼勇敢,豁达开阔。他跟简瑶和薄靳言处了一段时间,就能判断出瑶瑶真的陷入爱情,愿意为她的爱情放手。放手前,耍小心机要来一个拥抱,还会在警局对她放电。熏然和简瑶类似同性相吸。简瑶虽然单亲,但个性温和完整,也是阳光型人格,需要填补薄靳言这种缺陷型天才的阴郁。熏然的阳光对她来说,是多余的,无处安放。


君子温润如玉,君子坦荡端方。李局给他取名时所带的期盼,熏然全部做到了。他对抗谢晗聪明坚强,为简瑶挡枪正直勇敢。哪儿哪儿都好,可是,这时代流行的时髦男主是薄靳言,高冷、霸道、智商高。内敛有担当的君子再好,在这个时代,是配角男二。keke说熏然是天使人设,我特别同意。天使和君子,都是看起来不起眼,现实中却极为罕见的钻石。


熏然手里捧着真纯的阳光,却在赤道上站着;在一个钻石构筑的星球上,他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那个生活在北极的人,一直茫然不知什么是暖意,不知道只要有一点光,就可以融化掉他的机械外壳,变成一个活生生、能哭能笑、相信自己不需要任何外挂就可以被爱的人。


能对抗谢晗洗脑的人,扛得起医院的风风雨雨,给喜欢的姑娘挡枪的人,不会允许真爱受一点哪怕精神上的小伤。熏然纯净,却有着极其强大的内核,执着而有担当,能保护也能治愈。这也是为什么在和keke的讨论中,凌李的熏然,“温柔”成为超越其它特质的首要标志。


真爱常以怜惜开端,再强大的凌院长,在熏然眼里也是一个需要保护的没长大的小孩,在熏然身边,凌远终于可以放下精英公式,当一个他从来没当过的不讲道理的小孩,伤有人护着,他可以放松了。再“好”的李副队,在凌院眼里,也是个乱七八糟的、需要常常夸奖的年轻人。在凌远身边,熏然可以释放自己所有的好,他的体贴细致是凌远的水和空气,珍逾性命。凌远的照料不再落空,熏然的温柔也有了去处。


他“有病”,他恰好“有药”,各自的需要,碰到那个正正怜悯它的人。


为什么凌李真爱光环特别强大,当两个人到达这种精神层面的契合,世俗的一切都不能阻挡他们相爱,因为人离了空气会死。